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大型蹦床 >

大型蹦床

2021-2022大宗商品生产者价格指数年报导读

发布日期:2021-11-18 10:43   来源:未知   阅读:

  2019年信贷周期拐点和库存周期拐点共振趋势遭遇2020年疫情“黑天鹅”冲击,周期循环乱序。在天量流动性刺激下,全球经济启动了艰难的、脆弱性的复苏中,呈现出“后疫情经济”的特殊的复杂性。对于中国经济来说,2021年是“十四五”的开局之年,是供给侧改革从量到质的切换之年,叠加“后疫情经济”特殊性,大宗商品市场不确定性风险陡增。我们特别为您带来《大宗商品生产者价格指数年度报告》,透析的复杂性,展望未来。

  卓创大宗商品生产者价格指数(下简称价格指数),是客观反映大宗商品价格变动趋势和变动程度的指数,包含了工业品及农业品两个大的分类及细分的100余个产品。

  近七年,大宗商品生产者价格指数整体呈现先跌后涨的走势,与国内外经济形势发展密不可分。国际方面,全球经济仍处于08年次贷危机后的修复期,美欧发达经济体通过将利率降至零位甚至负利率的方式加强经济刺激,但仍未解决深层次的问题,经济体发展明显分化,经济状态仍十分脆弱。中国方面,传统的“煤炭”经济边际增长逐步走弱,低端产能严重过剩,中国经济亦在寻求量增向质增的转型升级。

  2013年,一方面美联储正式启动“Taper”,开始收紧流动性,美元走强,经济增速逐步放缓;另一方面,页岩油开采技术不断取得进展,产量持续大增,能源供给宽松,引导大宗商品价格逐步走低。2015年大宗商品生产者价格指数创下有记录以来68.06的最低点。

  Taper即央行或联储退出资产购买。美联储对市场资产购买计划,用于稳定经济危机后市场资产的价格,而退出资产购买将会引发包括商品在内的各类资产的价格回落。需要注意的是Taper不等于结束QE,也不等于缩表。

  2015年年底,国际市场逐步从“Taper”恐慌中恢复,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市场经济增长开始提速,助力全球经济开启实质上的复苏进程,2015年中旬中国开启供给侧改革,在“三去一降一补”方针下,通过对煤炭、钢铁、水泥等严重过剩产能的限制,市场供需平衡得到逐步重建,大宗商品价格逐步修复。经过四年,2019年10月,价格指数也达到了109.65的阶段内高点,12MA均线年新冠疫情爆发,全球经济复苏进程中断,价格指数也在五月创下95.94阶段内低点。但随着中国4月底取得阶段性抗疫胜利,五月产业链全面重启,价格指数也快速回升,在8月重回蓝色104.5均线月入冬后,各国疫情加重导致市场预期悲观,价格指数回落至102.43。

  为应对疫情冲击,发达经济体均采取了史无前例的宽松货币政策,为市场注入了天量流动性,再通胀交易成为市场热点,大宗商品逐步确立了“W”型双底上涨的趋势,至12月份达到110.52点。

  2021年全球经济进入“后疫情时代”,在“零利率”美元和疫苗接种利好的双重驱动下, 全球商品市场延续“通胀逻辑”。年初,经历了飓风季后仍在重启的美墨湾地区再度遭遇寒潮冲击,供需紧平衡下的石化产品和下游制品再遇不可抗力,PVC等价格屡创新高,价格指数也在五月份推涨至118.6点创下阶段内高点。后随着美墨湾重启,石化产品的价格回落,价格指数也阶段性的回落,但上半年来看,12MA的均线点的“红线”。

  由于夏季的高温扩大了对电力的需求,三季度,欧洲、美洲地区天然气库存始终没有得到足够注入,库存水平处于历史低位。8月份,全球能源供给紧缺逐步显现,特别是欧洲地区,缺气少煤引发了欧洲地区能源市场的恐慌性补库行为,快速推涨了欧洲市场能源价格,并向全球范围快速传导。

  迟迟未能走出疫情阴影的全球经济正遭遇货币刺激边际效用递减的尴尬处境,泛滥的流动性对经济增长的刺激效用不断减弱,而对推升通胀的作用却在不断增强。在全球能源转型、碳中和、碳达峰的大趋势下,ESG理念(投资、社会、政府)迫使传统能源企业寻求业务转型从而大幅削减了对传统能源勘探开发的投资,未来两年内能源的供需结构问题难有本质上的缓解,商品通胀和能源缺口的相互正反馈强化,商品的结构性通胀正在形成,重新挂钩资产结构性通胀

  9月份开始,价格指数开始背离116.97的12MA“红色均线”快速上扬。

  2020-2021年外部金融环境周期驱动叠加疫情经济冲击,大宗商品价格波动频率明显提升和波动幅度显著放大。商品市场定价范式在外部冲击下“脱实向虚”,金融属性不断增强。“后疫情经济”下,美元货币政策、全球能源转型、新冠疫情三个要素相互纠缠形成的复杂系统在未来3到5年内成为商品市场的主导驱动。

  “后疫情经济”是指市场已经摆脱了对新冠疫情的未知恐慌,对疫情预期稳定,并不是指经济已经脱离疫情的影响,而是影响成为一项常态化成本支出,而这一情况预计2023年之前难有改变。

  三要素的复杂系统对商品的影响逻辑需要以宏观经济规律为基础,以成本分析法来看:

  如果说2020年是资产和商品的脱钩之年,那么2021年四季度便是资产和商品的重新挂钩之年。2021年既是双碳元年又是十四五开局之年,时代背景特殊。未来五年内,全球大宗商品运行面临的风险由两个方面构成:内部商品市场能源短缺的阿尔法风险和外部全球经济增速放缓贝塔风险。

  从能源转型方面来说,“旧能源的复仇”是一种历史进程的必然。上世纪能源革命中,煤油替代鲸鱼油,内燃机替代马车的过渡期内,鲸鱼油与马匹都出现过价格报复性上涨的现象。以发展的角度看,旧能源价格不上升就无法体现新能源比较优势,那么能源转型升级就必然沦为空谈。

  从全球经济来说,美元天量流动性为全球经济埋下一个巨大的隐患。经济增速放缓的事实和结构性通胀的不断上升构成不可调和的冲突,而市场并没有对流动性紧缩的趋势保持足够警惕。虽然美联储11月份已经开“Taper”进程,然而“覆水难收”,流动性变化将对本就脆弱的经济产生严重冲击,大宗商品市场也应做好应对冲击的充分准备。

  能源转型对于中国经济来说既是机遇又充满挑战。国际上全球的能源转型在2022-2030内将会导致传统能源的持续投资不足和价格上涨。国内对于双碳政策的落地也制定了明确的路线图,并且开始对行业引导,对于更进一步的行业执行和落地方案也会很快制定,从能源结构、高排放和高能耗行业的发展要求等各方面逐步推进落地。

  当前得益于出口红利的国内经济仍然面临降杠杆下的内需、内贸不足的现象,经济还需要较长时间的复苏过程,而国际贸易环境的恶化必然使得中国经济增长压力倍增。我们认为在“房住不炒”要求下,国家政策将会引导中国经济在扩大内需方面做出有成效的方向引导。在稳健的货币政策下,随着2022年国际流动性逐步收紧,人民币货币政策重心将逐步转移至“稳字当头”。

  方向是确定的,即新的赛道和能源转型;把握风险中性原则,不存在刚性的兜底兑付;增量的跨周期设计,既保持结构性稳定,又坚持优胜劣汰。对于大宗商品市场来说,认清现状,把握趋势,运用工具灵活对冲外部风险是重中之重。